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當前商業銀行不良問題的特征、挑戰與應對

發布日期:2019-10-10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深度解析不良資產

 當前,商業銀行風險暴露加快,以不良貸款規模快速增長為代表的風險問題較為突出。近期,若干事件的爆發也顯示當前銀行業存量及新增不良的規模大、速度快和處置難。雖然銀行業整體不良風險可控,但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表外資產回表加快和監管標準趨嚴等形勢下,各銀行不良處置壓力極大,其中又以城商行為甚。商業銀行不良規模上升,帶動不良資產行業再次“繁榮”,各類主體紛紛入場掘金,“禿鷲”重現。而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加大不良處置,則對銀行帶來了“雙面”影響,不良資產市場還將迎來更多、更新和更快速變化。壓力之下,商業銀行尤其是股份制銀行應積極轉變理念,不斷提高專業能力,在機制、架構、渠道、考核和人才等方面為不良化解做出針對性調整。 


 當前不良問題的主要特征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銀行業整體不良貸款規模達2.24萬億元,不良率逼近1.82%。整體上,不良仍在安全、可控范圍內,但在優質資產持續不足、表外資產加快回表、撥備資源余量有限和監管標準不斷趨嚴等形勢下,銀行業整體不良問題依然突出,不僅處置壓力為近幾年之最,處置時間要求和緊迫性亦是空前。當前,不良問題集中顯示出如下特征。  

 一是整體穩定、分化加劇,規模較大、影響突出。2019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率環比增加0.01%,同比下降0.05%,在如前所述不利環境下,不良率僅環比微漲,顯示銀行業在管控和化解不良上的努力與成效。2018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規模為1.96萬億元,環比大增1829億元,不良率更是升至1.86%,創下2009年3月以來最高水平,引起市場廣泛關注。相比上年同期,2019年二季度不良貸款規模環比增加781億元,無論是規模增量還是比率增幅均同比下降,銀行業整體不良形勢保持穩定,資產質量得到控制。雖然資產質量管控和不良壓降依然困難多、壓力大,但短期內不良比率不會再出現較大波動。 

 在整體穩定同時,銀行間的不良形勢差異卻日趨明顯,分化加劇。二季度,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和農商行不良率均有改善,但城商行不良率卻“逆勢上升”,成為當前不良問題的焦點所在。截至2019年6月末,城商行不良率達2.3%,遠超行業平均水平,且較年初大增0.54%,為10年來首次回升至2%以上,而同期城商行的平均息差僅為2.09%。值得一提的是,城商行上半年總資產同比增長11.28%。短期內,城商行面臨的不良挑戰仍將持續,形勢或更為嚴峻。  

 截至6月末,銀行業不良總規模同比增加2800億元,增幅14.29%,平均每季度增加約700億元。同期,銀行業資產總規模從105億元增長至近124萬億元,增幅超過18%,平均每季度增加約4.75萬億元,不良增速相比資產規模增速亦不顯低。而平均每季度近700億元的凈不良新增(存量不良+新增不良-累計化解不良),著實是壓在銀行業經營管理上的“巨石”。二季度,銀行業平均凈息差水平為2.18%,700億元規模不良若按五折收回,350億元的或有損失粗略折算則需約1.6萬億元的常規貸款業務的利潤才能覆蓋,不良問題對銀行正常經營的侵蝕十分嚴重。  

 不良規模大不僅體現在總金額及增速上,還體現在部分銀行自身的不良規模大、比率高,對其利潤和資本侵蝕十分嚴重。個別銀行的不良問題已造成風險事件,引起了監管的高度關注和定向處置。隨著銀行業將化解和防范不良作為單錢核心訴求之一,不良問題的影響短期內難以消除。  

 二是形成已久、對公為主,集中度高、周期性強。當前的不良資產大部分來源于4~6年前開發或敘做的業務,部分可追溯至7~9年前開展的業務,再之前業務的不良亦有,且有小部分不良來源于1~2年前的業務。對于1~2年前業務造成的不良,或有必要著重關注彼時是否存在操作風險等問題。自國內經濟結束高速增長以來,銀行業亦隨GDP轉向“L型”走勢而進入周期性低谷。2013~2014年,銀行業發展結束“黃金十年”,不良問題開始加速凸顯。  

 在逐步暴露的不良中,對公類占據“大頭”。粗略統計2013年以來暴露的各類不良,制造、能源、鋼貿、造船、漁業等領域的規模居于前列,行業集中度較高,這也與彼時投資刺激造成的行業產能相對過剩有關。尤其是,能源、鋼貿、造船等重資產行業受周期性因素影響形成了更多不良,很多大型企業的不良截至目前依然沒有處理完成,甚至陷入“死結”而無法找到有效解決方案。這些行業不僅是銀行不良化解的重頭、重點和重大疑難所在,更是屬地政府急切希望解決的難題。  

 受限于國內經濟持續承壓和資產價格“泡沫”擠壓,2018年以來,批發零售、建筑和房地產行業的不良較多顯現,成為當前及未來不良貸款的重要分布行業。以上市銀行2018年上半年數據為例,制造業、批發零售業的不良貸款余額處于較高水平,在總體不良貸款中占比超過30%;從比率來看,制造業、批發零售業、建筑和房地產業、能源等不良貸款率較高。2018年,房地產行業不良貸款規模增加明顯,預計房地產企業資金來源2019年仍將受限,涉房不良貸款規模可能繼續增加,周期效應明顯。  

 三是民企居多、區域集中,價值消散、處置較難。銀行業主要的不良客戶集中在民企領域,尤其是前期規模較大的制造、能源、鋼貿等重資產行業,這與民企抗風險和抵御周期性沖擊能力較弱有重要關系,也與民企在融資可得性方面的先天劣勢直接相關。此外,從不同類型銀行不良率來看,2019年6月末,農商行、城商行不良率分別高達3.95%、2.3%,而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則分別為1.26%、1.67%。相比國有大行,農商行、城商行、股份制銀行的民企客戶占比相對更多,既有大型民企,又有數量較多的中小民企。尤其是近幾年來,一些曾在鋼鐵、造船、光伏等行業赫赫有名的大型民企宣告破產,給銀行造成了大量不良。此外,在不良規模上,一些經濟發達的省份亦是不良居前的地區,如東部沿海相關省市;但在不良比率上,則是西部地區較高,這也與各地的經濟發展水平進而企業實力密切相關。  

 由于存量不良平均形成時間較久,一方面經過前期處置,已通過處置房產、土地等優質抵質押物收回了部分金額,另一方面受經濟下行、資產價格低迷等因素影響,剩余部分特別是擔保物權的價值在逐步消散。特別是在整體去杠桿和房地產嚴調控等大背景下,存量物權的價值難現大漲,處置收益或難以抵消通脹影響,處置難度很大。當然,多種不利因素和預期變化都在不斷加大不良資產的處置難度,但不良項目終極處置價值的潛在“縮水”,則成為橫亙在不良風險化解之路上的最難解之題。  

 四是處置期長、機構專設,機制優化、品牌漸立。在經濟上行期,不良貸款問題或無需如此關切;但在經濟下行和風險暴露期,則必須加快化解不良風險,并盡量以不良回收來補充利潤。隨著2010年后新一批不良的集中暴露,不良處置進程在前一階段的集中置換式、剝離式化解后再次加速。以部分股份制銀行為例,2010年以后陸續在總行層面設立了專門的不良資產化解部門,獨立運營或垂直管理分行下屬機構,并通過內部計價剝離等方式,探索和推進不良資產在分行的“內部集中處置”。當然在此階段,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也陸續承接了一批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截至目前,基本所有銀行都致力于建立專門處理不良的機構,在名稱直接以“資產保全”命名為多,也有銀行將此職能內設于現有的法務部門,但相對獨立,也有銀行以“法律事務與資產保全”作為一個部門等。部分銀行對不良處置的戰略考量不斷深入和精細化,在機構命名上也“更前一步”,如民生銀行的“特殊資產經營部”、平安銀行的“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等。  

 隨著處置經驗增長和人員專業能力不斷提升,部分在不良化解方面研究深入、實踐效果突出的銀行凸顯出來,逐步成為當前業內不良資產處置的突出品牌,其機制架構、制度規則、業務模式乃至教訓問題等都成為同業參考和借鑒的重要經驗,部分股份制銀行在此方面做得相對較好。 


 不良化解面臨的主要挑戰 

 作為周期性行業,經濟下行對商業銀行不良化解的壓力自不必說,而堅決的風險出清決心也將帶來更為嚴格和規范的監管要求。與此同時,不良市場的新形勢、新變化等都對銀行業不良化解帶來了更多挑戰。 

 金融監管不斷趨嚴。一方面,金融監管強度不減、范圍擴大,并重點圍繞違法、違規等擴大風險排查面。尤其是,《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將堅決化解風險的強監管導向進一步引向深入。另一方面,監管對商業銀行不良的界定、披露和管理要求不斷提高。《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進一步收緊了不良監管指標,銀保監會也正在“鼓勵”商業銀行將逾期60天以上的應降未降計入不良,部分銀行也宣布已經實現了更為嚴格內部不良管控標準。與此同時,監管對不良化解過程中的違規處理力度不斷加大,如針對五級分類不準確、責任追究機制缺失、批量轉讓價格畸低、轉讓不潔凈、違規核銷和核銷后疏于管理等行為的處罰愈加“頻繁”。  

 同業競爭不斷加大。隨著各銀行紛紛加大不良化解強度,將不可避免地存在重疊項目,也將不可避免地在這些項目上產生直接的清收處置資源“爭奪”。銀行同業間不良處置競爭主要體現在三方面,即處置能力強弱、重疊項目爭搶和外部資源使用。相比中小銀行,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處置能力相對較強,具有機制、人員、資本和資源等方面優勢。在部分涉及兩家或兩家以上銀行的交叉項目上,財產保全的先后、訴訟查封的快慢、破產清算的順序等都直接決定著最終處置成果的有無和多寡,從而引發各家銀行“不能落后”的比拼。此外,核銷轉讓作為重要的不良化解方式,在當前不良市場量升價跌態勢下,轉讓速度的快慢也直接決定是否把握住了最佳市場時機。  

 外部形勢變動加劇。宏觀經濟形勢不容樂觀,全球經濟增長乏力、貿易摩擦加劇和地緣政治風險等造成的不利影響仍將持續。此外,從不良資產市場形勢來看,隨著對不良資產處置和收購力度重新加大,借助在牌照、規模、人才、資金和資源等方面傳統優勢,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對不良市場的重要影響再次凸顯,已成為決定銀行不良資產轉讓和清收處置決策的重要外部變量。尤其是2019年來,長城、東方、華融已先后獲得各300億元額度的金融債發行批文,將進一步壯大其不良收購和處置能力。特別是,在與銀行存在重疊的處置項目上,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也會與銀行產生直接的處置時機和剩余價值競爭。 

 此外,一些不良處置中涉及的制度和工具層面的變化,也成為影響不良化解的重要因素,不可忽視。例如,法律環境變化對不良資產處置影響極大。2019年5月1日,《關于調整高級人民法院和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第一審民事案件標準的通知》發布,規定實施后,跨區域大標的案件將不再被區別對待。而在此前,為減少地方保護注意干擾所設置的一些法律機制作用或可能弱化,可能誘發地方保護主義,進而可能對銀行采用訴訟手段推進不良資產處置帶來不利影響。 

 不良化解的應對之策 

 隨著監管明確要求不良風險全面出清,商業銀行前期通過各類方式“暫放”于體系外的不良資產也需要全面清理。加之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大量業務回表導致商業銀行資本占用加快,造成可用于不良核銷的資源“捉襟見肘”。為此,商業銀行不良化解更多要依靠“內部清收處置”和“外部招商營銷”。大浪淘沙、你追我趕下,只有盡快建立起不良資產“專業化經營”能力,才能真正推進不良風險化解走在前列。  

 為此,首要是轉變思維,要從“信貸思維”真正轉變到“經營思維”和“處置思維”。另一方面則要圍繞“專業化經營”,從理念、機制、架構、渠道、考核和人才等方面切實提升綜合能力,并不斷強化落地執行。面對挑戰,商業銀行不良化解的主要應對策略如下。  

 核心是轉變為經營處置理念。商業銀行目前的清收處置人員主要由客戶經理、信貸人員轉化而來,在理念和思維模式上仍或帶有深刻的“傳統信貸”烙印,這種理念和思維模式與不良化解的要求差異極大。不良清收處置的目標和出發點與傳統信貸迥然不同,前者的核心目標和出發點是“有效壓降、風險退出”,是做減法;后者的核心出發點則是“用好風控,做足增量”,是做加法。如果仍然照搬傳統信貸思維處置不良資產,就恰好印證了“毒藥”理論所描述的錯誤思路——依賴增加授信方式不僅不能及時處置風險,反而會因“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而造成最終不良規模的越滾越大,風險不斷累積。因此,商業銀行要盡快全面轉到不良資產“經營”和“處置”的理念和思維模式上來,要以“清收+處置+經營”的思路來化解不良和經營資產。  

 基礎是立足于深入盡職調查。盡職調查是不良資產清收處置的基礎,不良處置盡職調查的核心則是“有效發現處置突破口”。如果受限于傳統信貸思維,處置方案依然在按照“增量授信”思維做盡調,則將無法做好如不良資產債權信息核實和處置線索發現等關鍵工作。不良處置的盡職調查必須要以——發現有效財產線索、權屬瑕疵、違法風險和實際控制人薄弱之處等突破口——為導向和目標,必須要做到對資產/項目/客戶情況等變化的動態及時反映。在不良處置中,一定要通過深入的盡職調查,切實發掘和找到企業主體/關聯主體/授信過程/擔保主體/實際控制人等存在的問題,進而研究、判斷,形成處置推進的突破口和有效工具。  

 重點是著力在搭建營銷平臺。“盡職調查”和“擴大受眾面”是不良資產清收處置的兩大重點,擴大受眾面則要依靠廣泛的對外營銷。相比資產管理公司,銀行擁有更多的客戶資源,因此要充分運用好各類營銷渠道和方式,提升資產處置尤其是對外轉讓資產的受眾面、成功率和溢價率。商業銀行要積極搭建自主管理資產推介撮合平臺,廣泛鏈接外部處置機構(平臺),有效開展資產推介,著力提升渠道管理科技化和信息化水平,要將不斷完善和運用好營銷渠道平臺作為不良化解的核心方式和重要手段之一,力爭將招商營銷的效果發揮到實處。  

 關鍵是聚焦于提升專業能力。不良處置技術含量高、整體難度大,對人員的專業能力要求強,從業人員需要具備豐富的金融、會計、法律和投行知識與實踐經驗。此外,從業人員還要具備專業的談判技巧和能力,要擁有敏銳的觀察力、深刻的洞察力和果斷的判斷力。面對日益嚴峻的不良形勢及處置難度,各銀行都要聚焦于處置人員專業能力的盡快和盡大提升,尤其是重點在會計實務、訴訟執行、投行方案和談判技巧等方面著力強化和提高。與此同時,為促進人員專業能力不斷提升,各銀行也需要在機制設計、架構優化、考核激勵和資源配置等方面做出針對性安排。 

 總之,面對新形勢和新挑戰,各銀行都需盡快轉變理念,切實提升專業能力,盡快攻克不良“大山”。為銀行業高質量穩健發展排除隱患、消除風險,不斷做出更大貢獻。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平板电脑麻将软件下载
齐天大圣BBIN电子 树脂字赚钱吗 微信捕鱼来了辅助软件 大乐透17128期号码预测 多部手机刷app赚钱 ag电子视讯 哈尔滨麻将杠了打牌吗 安卓单机游戏台湾麻将 人民币斗地主